新闻 | 娱乐 | 女性 | 文化 | 教育 | 卫生 | 政务 | 廉政 | 体育 | 悦读 | 艺术 | 法制 | 专题 | 财经 | 银行 | 产业 | 

首页 | 冀州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 专题 > 正文

[[277540448]]“守旧”的香港年轻人与他们看不懂的支付宝湖南经视综合频道 大庆爆炸 铭天传奇 古惑仔国语全集 戴拿奥特曼目录 北京华正印刷有限公司 百家讲坛 长征 目录中的点 红旗谱观后感 人造人间キカイダー 带英烈“回家”,与26名无名烈士“认亲”

2019-11-17

/

文/王新喜

不久前香港媒体近日刊登了一篇文章称支付宝是“伪先进”而信用卡才是最先进的消费途径并表示它连八达通都不如八达通是可以跟信用卡挂钩自动充值的每日上限 250 港币。支付宝却必须预先充值有钱才能用没有钱的话就无法使用。并表示“因为你是有信用的人你被信任。” 所以“有信用的上等人不用支付宝”。这一番话引发不少大陆网友的反驳与群嘲。

/

为什么有些香港人会看不懂支付宝?一方面当然是智能手机的生态环境所限香港没有本土的手机厂商巨头香港人所用的手机基本上是iPhone与三星以及索尼等品牌而大陆的互联网巨头的势力范围基本上没有进入到香港。

当然微信支付宝在香港还是有点知名度。但总体来看香港人意识不到国内移动互联网的发展速度与产品功能布局。

另一方面我们知道移动支付在日本与美国都很发达苹果有Apple Pay是基于NFC的手机支付功能日本在功能机时代就已经用手机支付了对外来支付方式的接受度也非常高如今在东京银座的商场在成田机场、在7-11、罗森、全家便利店以及日本的出租车公司都已经接入了支付宝在欧洲目前有 12 个国家都已经接入了支付宝。

全球来看手机支付已经成为主流按照香港媒体这个作者的逻辑难道香港的信用卡是最先进的日本美国手机支付的方式是落后于香港的信用卡?

事实上看不懂依然无脑黑的背后这也与香港本地的移动互联网发展环境息息相关香港没有本土互联网巨头也没有互联网生态发展的先天环境。整体创业氛围偏向于传统行业资本会将钱撒向房地产金融等香港的主流行业而不是当前新兴产业、IT行业或者颠覆式创新的技术领域。

而在香港也几乎没有叫得出名字互联网与IT新型技术类公司与产品整个香港市场已经被Google、Facebook、微软、苹果们集体攻陷香港人使用频率最高的软件是Whatsapp Facebook Instagram本土研发的产品有openrice、高登、各大银行网站、消息网站等。这很难算的上是互联网公司也不具备代表性。

而内地在移动互联网、电商、移动支付、O2O、共享经济、知识社群、AI与VR/AR等领域的发展已经不是香港所能比肩。

而本土的互联网巨头对于互联网思维与意识的培育非常重要我们知道在国内因为BAT等巨头因为竞争关系不断在各领域砸重金扶持独角兽导致移动互联网商业模式与产品在不断在创新这在某种程度上打开了人们的眼界。

但香港因为本土互联网品牌与巨头的丧失也导致当地人眼界与格局相对会更为狭隘因为它没有见过移动互联网一路的快速发展的过程也因此对变化丧失了敏感性。

比如说假如说到信用与提前透支支付宝有“蚂蚁花呗”的消费信贷产品它根据消费者的网购情况、支付习惯、信用风险等综合考虑通过大数据并结合风控模型授予用户一定的消费额度这本身就是一种信用消费而支付宝本身也是可以绑定信用卡消费的。但是这位作者因为在见识与思维上的狭隘未必能够认识到这一层。

而这个作者还提到的一点是手机的体积比卡大得多一个人能带手机出街为什么就不能带一张卡出街?在这里它的逻辑是以体积大小来衡量方便性而不是从必要性角度也就是说在作者看来它可以不带手机出街只带一张卡就可以了。

这背后其实与香港人本身的传统商业构建有关八达通垄断了香港人的交通出行与支付消费他们过去几十年的商业环境的运转是依赖于此人们习以为常也非常方便自然不会去想着要去颠覆或者改变。

另一方面也跟香港的当地的经济基础与地域环境相关香港的商业基础早早就发展的非常成熟了原有金融业、零售、物流等产业结构已经非常稳固地小人多从铜锣湾、尖沙咀到旺角都是 1 小时生活圈 24 小时便利店与购物广场遍布出门购物、消费等一切都相对比较方便。

但实体经济过于发达以及商业设施密集这就让电子商务很难发展起来因为电子商务的连接属性是需要搬东运西调剂各地域经济发展与用户需求的不平衡而香港人力成本高店面普遍较小他们不太愿意把业务迁移到互联网上。

而电子商务与支付体系的发展是互相推动的电子商务发展不起来往往就导致移动支付落后。而在今天移动支付的背后连接的是人们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它不仅仅是一个工具而是连接线下实体消费娱乐的生态系统。

但对应到香港的现状也与地域环境与教育环境相关香港有 800 万人对一家互联网公司来说 800 万人足够生存但在互联网行业 800 万用户不能做到足够的影响力与规模因为互联网天生讲究用户规模效应依靠海量用户来颠覆原有产业链来获取利益快速增长这需要一个庞大的本土市场与用户规模作为主战场与依附香港欠缺这样的基础。

另外在教育领域香港偏向于工商管理与金融、法律建筑等学科而不是IT软件专业领域。有业内人士谈到香港的大学里商科与法律专业录取分数最高信息工程之类的专业则几乎垫底。

在香港医生、律师与金融从业者是社会认同度最高的职业而IT界的专业人才大多都投身于金融机构的后台领域因为那里会有一份不错的薪水这导致互联网人才的缺乏。

而有人发现香港每年拿得出手的软件工程师寥寥可数而建筑的土木工程师就很多而且很多去了美国。

另一方面因为国内计算机人才更多以及薪资与发展前途更好所以也有香港本土IT公司把研发部门迁入内地而在其本土保留解决方案与销售等非研发部门例如汇丰银行的软件开发部门设了分公司在广州。互联网软件人才缺乏对互联网产品的了解与深度自然与中美的差距越来越大。

从现成社会结构来看香港中产阶层壮大导致社会形成稳固的锤纺型结构进入老龄化社会这导致香港对新生事物接受速度变慢。他们对香港现有的商业模式、社会法则很认同对互联网创业与创新的认识不深。

吴晓波曾经说过:“一个喜欢大资本的城市与一个必须以破坏、创新为主的互联网公司有一种天然的冲突。”这话其实对应到香港也一样成立。当一个社会的商业金融与社会分工高度发达的时候往往会压制创新创业的活力并且抬高创业的成本。

说到底这一番“仇恨中带着无奈但又放不下优越感”的酸腐言论背后事实上也反应了部分香港人的焦虑以及对其前途的担忧。毕竟过去的穷邻居摇身一变成了在国际上不可忽视的存在让其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过虽然这只是一家之言但它在香港一个相对权威而且有一定知名度的媒体上刊登出来也能从侧面反映出香港媒体的守旧以及对大陆互联网快速发展的不安。

当然这也与该媒体属性相关用煽动性语言迎合市民情绪补捉大家心理往往又是其惯常伎俩在知乎上有人问香港与台湾的媒体为何这样喜欢负面描写大陆人?有人回答港台媒体卖的就是情绪只是你不喜欢他卖的这种情绪而已。

而“香港有信用的上等人不用支付宝”这类言辞迎合了或许能迎合一些香港人的心理现状——恐惧。而在阿里之外香港人不可能不认识在香港上市的腾讯——目前已经是亚洲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并且已经超越了Facebook。但香港本土的互联网行业可以说是一片空白。

记得程苓峰曾经在一篇文章中说到这么一句:“过去那一代香港人是看过世界的今天香港的年轻人就只看过香港。”放到今天来看可谓一针见血。

湖南经视综合频道 大庆爆炸 铭天传奇 古惑仔国语全集 戴拿奥特曼目录 北京华正印刷有限公司 百家讲坛 长征 目录中的点 红旗谱观后感 人造人间キカイダー

   原标题:慎终追远牵挂英烈身后事

   3月29日当第五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被隆重安放于抗美援朝烈士陵园时我们的双眼无数回被泪水浸湿我们的记忆再一次被历史唤醒。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在〖烈士褒扬条例〗颁布施行四周年之际国家以庄严仪式迎接革命烈士回家饱含的是人民对英雄的礼遇与尊崇。

  据不完全统计自革命战争年代以来先后约有2000万名烈士为中国革命与建设事业献出了自我宝贵的生命而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没有留下姓名。

   如今昔日战场已成沃野平川前仆后继换来年月静好但祖国母亲始终没有忘记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无数忠诚儿女。

  近年来全国拥军优抚安置政策法规不断健全〖军人抚恤优待条例〗〖烈士褒扬条例〗〖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办法〗〖烈士公祭办法〗相继出台;今年全国两会退役军人事务部正式登上历史舞台为我们尊崇烈士、关心烈属提供了更加坚强有力的组织支撑与机制保障。

  我们期待每一颗中国心都会牢记当年荒山掩埋忠骨处每一名中国人都会关心革命烈士生前身后事让历史永久铭记烈士名字让烈属恒久受到社会尊崇。

  我们深信有领袖的深情厚望、有军地的共同期待“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一定会成为各级各部门的行动自觉激发出强国强军的磅礴力量。

src=http://imgmil.gmw.cn/attachement/png/site2/20180403/f44d305ea6dd1c2d650701.png

   烈士墓前献花。张国伟 摄

   第75集团军某旅倾心守护迁入营区烈士陵园的26名无名烈士——

   精心祭扫照亮英烈“回家的路”

   初春的云南干燥风大树叶被吹落一地。

   清晨天微微亮第75集团军某旅烈士陵园管理员、下士宋海博便早早起床扛着扫帚来到营区后山的烈士陵园清扫树叶。

  一小时后宋海博放下扫帚从兜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两根熟练地噙在嘴里点燃而后轻轻拔出一根俯身放在离自我最近的49号无名烈士的墓碑前低声说:“前辈抽烟了!”

   “咱营区的烈士陵园以前是专门安葬本部队烈士的后来又迁入了26位无名烈士与76位有名字的烈士他们是2013年迁入咱烈士陵园的。无名烈士墓只有编号从45号到70号。”宋海博介绍说“以前这26位无名烈士的墓散落在外如今他们回‘娘家’了我们就是他们的‘亲人’要好好照看他们!”说着宋海博的思绪回到了5年前。

  那天部队组织野外拉练行军路上经过一冢墓。官兵们走近一看原来是冢无名烈士墓。因为疏于照看墓周围已长满杂草。“我的心仿佛被什么给揪了一下。”当时还是新兵的宋海博回忆道。

  此后旅里找地方相关部门了解到驻地共有102冢零散的烈士墓其中有26人是无名烈士不少是在边境自卫反击战中被后送的重伤员牺牲后被分散安葬在各驻地。尽管地方政府想了很多办法但因为时间久远一直无法核实无名烈士信息当地又没有专门的烈士陵园一时难以把零散的烈士墓迁到一起集中管理。看着无名烈士墓散落在外无亲无故大家心里都很难过。

   “不如把无名烈士的墓迁到部队让他们回‘娘家’吧!”2013年军地双方商议确定由当地政府出资把当地所有零散烈士墓全部迁到部队烈士陵园。

  然而无名烈士“回家的路”并不平坦。此后每逢清明都有大量地方人员到部队烈士陵园扫墓对于来扫墓的烈属旅里与当地政府总是热心服务帮助寻找烈士墓、准备花篮、联系吃住事宜等。看着有名字的烈士墓年年都有人来祭扫无名烈士墓却鲜有人问津宋海博与战友们的心里都很不是滋味。

   “有亲人陪伴才算是回到家。无名烈士回到部队‘娘家’还得有亲人!”随后宋海博与战友们在旅政工网上发起与无名烈士“认亲”的活动。第一个响应与无名烈士“认亲”的是该旅保障部原部长、现已转业到地方的朱云海他认亲的是45号无名烈士。

  记者采访中恰巧碰到朱云海出差路过该旅营区赶来祭奠无名烈士。“我家四代都是军人爷爷是在淮海战役中牺牲的。”朱云海动情地说“现在我又多了一位烈士亲人每年不来祭奠一下心里总感觉空落落的。”

  该集团军保障部装备维修处副处长冉景禄认亲的是58号无名烈士。他在该旅任营长时每逢清明节、建军节、春节都会给无名烈士扫墓、敬烟、敬酒陪烈士说说话。一年清明冉景禄得知58号无名烈士可能来自贵州便专门跑到炊事班下厨做了一份贵州辣子鸡拿去祭拜烈士。

  作为烈士陵园管理员宋海博也曾见过地方人员慕名来部队烈士陵园寻找无名烈士的。一位老奶奶经过多方打听后得知自我的儿子牺牲后被埋在当地后又被迁入部队烈士陵园。看着26冢无名烈士墓老奶奶却不知儿子长眠在哪一座墓里只好伏在一块无名烈士墓碑上哭得撕心裂肺不停呼唤:“儿啊你到底在哪里啊?”老人一边呼唤一边用头去撞击墓碑不管在一旁的宋海博怎么安慰也无济于事。

  老人的心碎了宋海博也感到万分心痛他默默地用自我的双手紧贴在烈士的墓碑上让老人的头撞击在他的双手上哪怕是只能减轻一点点老人撞击的伤痛宋海博的心里也要好受一点。他轻声地安慰着老奶奶:“老人家您放心这里的每一名烈士都是我们的亲人我们一定会细心地照顾好您儿子他躺在这里也算是回家了!”

  如今该旅官兵虽然换了一茬又一茬但每一位无名烈士始终有“亲人”照看每一冢无名烈士墓都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墓前均摆放有祭品。上等兵袁荣傲转隶到该旅后也成为一名烈士陵园管理员。报到次日他便跑到烈士陵园与无名烈士“认亲”:“这里既是无名烈士的‘家’也是我们心灵的净土。照顾好每一名烈士就是守护好我们心中的家园。”(马飞、尹弘泽、罗宇飞)

   东部战区陆军某旅创新拓展优抚工作新平台——

   优待帮扶“结对认亲”抚慰烈属

  这是一份特殊的“红色遗产”交接仪式——3月29日东部战区陆军某旅雷达侦察连指导员张健调动离任之际将新任指导员张令昌带到烈士沈国良墓碑前送给他一抔从战场带回来的、浸染着烈士鲜血的泥土并殷殷叮嘱他要将与烈属“结对认亲”的好传统继承发扬下去把烈属照顾好。

   “优待帮扶烈属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军队更应该走在前列!”连队官兵进行与沈国良烈士父母“结对认亲”始于2011年。〖烈士褒扬条例〗等拥军优抚工作的法律法规相继颁布出台后该旅积极传承红色基因创新拓展优抚工作新平台。旅党委主动找到地方民政部门了解驻地烈士家庭状况组织官兵走进烈士家庭“结对认亲”:每逢新兵入营、清明节、烈士牺牲纪念日等时机到烈士家中为烈士擦拭遗像、帮助烈士父母整理家务;在烈属遇到生活困难时及时上门提供帮助替烈士为父母尽孝做烈士父母的“兵儿子”同时旅里每年还拿出数万元专项经费慰问烈属。

  前不久烈士沈国良的母亲突发胰腺炎住院正在休假的下士尹黎阳打听到烈士母亲住院的地方离自我家不远于是每天都主动前往照看。

   进行这项活动以来这个旅已有7个连队的官兵与驻地13个烈士家庭“结对认亲”还有许多官兵成为烈士家庭的“新成员”。

   1984年烈士李洪平在一次战斗中英勇牺牲两鬓斑白的老父亲这些年一直独居。为了让李爸爸拥有幸福晚年与其“结对认亲”的运输连官兵立下一个规矩:每逢休假或外出时都要抽点时间去陪伴老人带上鲜肉与蔬菜并烹制可口的家常菜与老人吃一顿团圆饭。

  每当看到眼前这群忙里忙外的“兵儿子”李爸爸心里总是涌动着暖流逢人便夸奖这些有情有义的子弟兵:“亲儿子虽然在战场牺牲了但现在又多了30多个‘兵儿子’!”

  这些年烈属有困难时总会看到子弟兵们忙碌的身影。去年底一场大雪压倒了烈士卢荣华父母家房屋前的一棵树影响老人出行与他家“结对认亲”的官兵外出执行扫雪任务结束后特意绕道前来帮忙清理积雪与残枝;一个月前烈士戴振平家里拆迁考虑到他的父母年事已高官兵们利用节假日主动前来帮忙搬家……多年来官兵们倾心竭力为烈属帮难解困赢得烈属与乡亲们的一致称赞。

   “‘结对认亲’活动既温暖了烈属的心也使每名官兵经受了精神洗礼!”活动中该旅官兵不仅“走出去”而且“请进来”。他们积极利用营区宣传橱窗展示英烈请战血书、战斗日记与相片等遗物在旅政工网上开设“烈士纪念堂”组织官兵在网上讨论交流;每当官兵们进行“结对认亲”活动回营后他们还通过“士兵讲堂”“理论小分队”等形式组织官兵谈体会、话感悟;邀请烈属担任“思想辅导员”使更多官兵走近英雄亲人、聆听英雄故事让英雄精神的火种深深植入官兵心田从烈士英雄事迹中不断汲取精神力量与养分带动更多人传承英雄精神、强化使命担当。

   “我儿子孙家荣牺牲前抢运了27名伤员最终倒在了抢救战友的路上他把生的希望让给战友把死的危险留给自我我为他感到自豪……”在烈士孙家荣遗像前已经83年高龄的孙妈妈深情讲述儿子的战斗事迹时虽然满眼湿润但语气坚定有力。排长葛亮深深地被烈士的奉献精神所打动向烈士深深鞠了三躬——那一刻他理解了“战友”二字的深刻含义:“战友情超越生死是军营大家庭最值得珍视与最宝贵的情谊!”

  学习烈士事迹激发战斗热情。在烈士李洪平家里下士何宽兵驻足于一份“攻如尖刀守如泰山”的血书前那是烈士临战前咬破手指写下的“遗书”。“军人就要有血性在火热训练场与未来战场上实现人生价值!”血书上的字迹激发了何宽兵的血性豪情他动情地说:“倘若真的上战场我一定要做一名英雄!”(朱达、曾涛、童祖静)

   新疆军区某装甲团官兵与退伍军人辗转千里为无名烈士核实身份——

   立碑存记永久铭刻你的名字

   春雨敲打着寂静的山野像是在呼唤沉睡的英灵。

  清明节前夕新疆军区某装甲团官兵与沙湾县相关部门领导、驻地各族群众以及退伍老兵代表一起到附近的北阳山祭拜长眠在这里的6名烈士。

   细心的人会发现这是一个崭新的墓碑。

   “秦大瑞、胡咸真、牛书君、粟新喜你们4个人今天名墓相符与当年战友的努力与部队官兵的付出分不开……”一旁的退伍老兵张秋良讲到。张秋良1977年从老家陕西山阳县入伍到原炮兵第十三师五十四团服役1982年退伍后在部队驻地沙湾县生活。近年来他有空就到当年部队埋葬牺牲战友的地方看看墓地有无被损坏。他口中的“当年战友”指以原五十四团最后一任团长胡建亮为代表的数百名官兵。

   2016年新疆军区某团与张秋良结成“精准扶贫”对子时无意间得知北阳山上埋葬着张秋良老部队牺牲的战友、原五十四团的官兵但其中4个坟茔无名无姓无碑。

  这4人姓甚名谁?团领导立即安排人与胡建亮进行详细沟通提出为这4名战士立碑刻字的想法。但是当时的连队近30年里几经转隶连队官兵无一人在该团很多人杳无音讯如何核实烈士身份?

   “我会尽我最大努力协助你们寻访这4名牺牲军人的具体情况!”胡建亮迅疾组建名为“炮兵54团有我”的微信群当天就互相拉进40余人。让他遗憾的是大家都不了解牺牲战友情况。

   “要是查不清楚他们的姓名我们就对不起当年他们为部队做的贡献。”为尽快为4名烈士立碑刻字67年的胡建亮毅然确定放弃筹划两年之久的西藏旅行计划并怀揣卖掉家中小轿车的8万元钱远赴当年兵员征集地寻找线索。

  看到老团长的举动其他人甚为打动也纷纷加入到联系当年战友的行动中。通过电话、网上留言等方式微信群内人员由原来的40余人逐步增加到近500人。

   “我们可以将自我单位的战友资料填写到电子表格内放在微信群里以便引发其他人的回忆。”退伍老兵马国强提议道。

  在数百名退伍战友的共同努力下大家终于找到了各单位负责人锁定当时因公殉职的10多名战友。为了核对信息胡建亮带领4名战友辗转甘肃、陕西、四川等地按老兵们提供的线索到当地民政、公安部门逐一查询。

  一段时间里大家线上线下一并搜寻。谈起寻访烈士们的经过胡建亮激情澎湃:“我们虽然离开部队多年交通费等开支也无处报销但我们心甘情愿因为他们都是我们挚爱的战友。”

  当他带人走访陕西山阳籍烈士粟新喜所在村庄时老百姓一致称粟新喜于1973年参军入伍当年急于给山上部队送给养因为大雪路滑不幸翻车当场牺牲。

   2016年12月胡建亮又陆续走访了山东、新疆等地逐一核实烈士身份并采集到他们家人的信息。

  胡建亮一行人来到战友秦大瑞位于四川简阳的老家时秦父秦母早已白发苍苍。年过八旬的老人家听他们提起儿子又沉浸在失去爱子的痛苦与无法释怀的思念中。多年来秦父秦母辛苦操劳旧墙陈瓦孤独炊烟似乎就是父母对儿子经久不息的呼唤。

  胡建亮向他们详细了解核实秦大瑞信息后轻声地安慰他们说:“不管时代如何变迁您儿子为部队建设所作的贡献永久不会淡化。假如你们生活有困难可以随时给我讲也可以给部队与驻地民政部门讲。”

  胡建亮等人每到一户烈属家中都详细询问烈属家庭情况与身体状况与他们拉家常叮嘱他们保重身体同时也与当地政府、武装部协商让他们多关心烈属帮助他们解决好实际困难。

   经过几个月努力他们最终确定4个无名烈士墓的主人分别为:秦大瑞、胡咸真、牛书君、粟新喜。

   2017年3月24日沙湾县与该团确定共同为早先已知名的2名烈士与这4名烈士立碑存记。从此烈士墓碑上那6个名字便永久铭刻在了烈士当年战友与部队官兵心中。(陆宁、韩强、郭丰宽)

dreamslink.cn http://dreamslink.cn

头条推荐/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业务范围 |  本网招聘 |  站点地图 |  版权声明 |  员工查询

Copyright 1997-2014 All Rights Reserved.